缅怀先人不能编造历史

郭贵增    


    《精武》2010年第一期中闫永发所写《缅怀刘景云先生》一文,看后使人非常愤慨。闫利用武术刊物编造历史,播谬全国,是可忍,孰不可忍;闫在文中对各个历史人物的师承关系故意含糊其辞,不做明确交待,大搞障眼法,利用编造的“故事”歪曲历史,贬损先人。对闫的行径及谎言必须予以戳穿,正本清源,还我通臂(背)拳历史之本来面目。关于通臂拳源流,各种刊物已讲了很多,在此不再赘述,现将臂、背字义之我见借本文简要说上几句。通臂(背)拳的“臂”与“背”为同音(bei)不同义(臂:胳臂bei,背:脊背bei,)。关于通臂拳,我见过的资料记载为1929年浙江国术游艺大会比试人员一览表,表中第四名:姓名:曹宴海,年龄:二七,籍贯:河北沧县,职业:军,国术种:通臂拳。写的是“臂”。2009年第十二期《精武》的冷冷先生文章中有《静海县志》(1934年)载:“李登善,独流人,以通臂拳著名。任向荣即为其弟子。”写的为“臂”。流行于独流,何时称为通背拳,现无从考。本人倾向目前两字皆可通用,到底为臂还是背,尚待各方专家进一步研究确定。下面将闫文中人物做一简要客观交待,以正视听。 
  刘玉春,字慧泉,河北独流人,1860年生,因属猴故海称“刘申爷”。自幼好武,拜前辈李登第、李登善、杨学士为师习通臂拳。刘前辈身高力大,性开朗,喜交游。家贫以为船主撑船为业。那时,运河漕运昌兴,前辈为船主撑船,船行南北不迭,北至通州,南至山东临清、黄河口、河南新乡等地。故前辈与运河两岸武林高手相交切磋武艺者甚多,遇有身怀绝技之高手则躬身请教之。如到沧州会过双刀李凤岗前辈。到德州桑园访问过谢晋德、谢晋汾前辈,以拳脚切磋,二谢前辈不及;又以枪法切磋,二前辈以苗刀相对,刘前辈不及。时因谢前辈年长于刘前辈近四十岁,刘前辈遂拜谢前辈为师,谢前辈以苗刀、阴手枪授之。 
  民国初年,直隶巡阅使曹锟于保定建武术营,延请名师为教习,刘前辈被聘为苗刀教习任职八年有余。直奉战后,直系失败,曹锟下野,刘前辈回故里习武自娱,其年近七十余岁。不幸其子中年夭亡,只遗一孙名景云。刘前辈老年失子,贫愁交加,不久病逝。刘前辈在保定武术营时收弟子六人,均为带艺投师。刘前辈对不能成才者不授,行为不端、心术不正者不授。当时,保定武术营人才济济,深得刘前辈看中者仅六人,遂收为弟子,计岳德明、石庆山、肖福善、赵世奎、陈国祥、郭长生。刘前辈所传之通臂拳,使门派昌盛传人最多者仅前辈郭长生一人。 
  郭长生,字恩普,沧州城内马道街人,生于1896年,逝于1967年。十八岁应召入曹锟在保定创办的武术营,深得刘玉春前辈器重收为弟子。初跟师兄岳德明学基本功,跟师兄赵世奎学劈挂拳。刘前辈尝曰:“通臂门有些拳可弃之不练,唯沧州来保定之武师所习之劈挂拳,擒羊棍可习之。劈挂拳之劲力与通臂拳相合,可采取之。”后郭前辈武功大进,刘前辈以通臂拳尽授之、并授苗刀、戟、牛角拐、镗、阴手枪、左把枪、双龙棍等艺。 
  直奉大战后,曹锟下野,武术营随之解散。郭前辈又为徐树铮、冯玉祥部聘为武术教官,不久归里。1928年考入南京中央国术馆第一期教授班。结业后任中央国术馆苗刀教授。1928年10月15日参加在南京举行的第一届全国国术国考获最优胜者十六人之列。 
  同年代师收徒曹宴海。曹宴海,沧州城东卢家园人。曹自幼在本村随莲阔和尚习练秘宗拳法。1928年考入南京国术馆拜郭长生前辈为师习练通臂拳法,郭前辈年长曹前辈6岁,又是同乡,郭前辈坚持以兄弟相称,曹前辈不允,于是郭前辈取来恩师刘玉春前辈留下的练功器械牛角拐,令曹前辈朝器械磕头,遂有郭前辈代师收徒曹前辈之武林佳话。曹前辈参加1929年浙江全国游艺大会擂台比试获第四名。参加1930年上海擂获第一名,遂由国术馆一等练习员晋升为教授。收徒高玉清。高玉清(1908~1981年),沧州市南门外人,习练通臂拳最精,有“快拳高玉清”之称。高参加1936年全国运动会散手比赛获轻量级第一名。收徒郭景春(建伟),郭景春(1916~1986年),沧州市东门里人。1934年18岁考入中央国术馆,习练通臂拳刻苦、功深,参加1936年全国运动会获散手、长兵两项第一名。于是通臂拳大振,方为人知。1937年日寇侵华,郭长生前辈正值归里探亲。不久铁路中断,南京失陷,前辈遂在故里务农为业。郭前辈一生耿直,不慕名利,日寇侵华时驻沧日酋多次派人高薪聘为武术教官,前辈托疾婉言拒绝。1946年郭前辈被天津大直沽国棉一长聘为卫生检查员(实为武术教师)。当时武术室主任鲍宗侠闻前辈之名,遂拜为师。在天津期间收徒牛增华、孙家树、张群炎、李玉祥、狄聚忠、杨华斋、汪士林、曹守义、张建瑞、杨厚亭、洪清澄等人,这些人日后都成为当代武术名家,1950年前辈年事已高,退职还里。前辈一生收徒众多,仅在沧州著名者就有高玉清、郭景春(建伟)、王喜光、刘文兴(忠刚)、郭瑞林、郭瑞祥、刘志周、韩俊元、赵明江、尹树春、徐作泉、王宝森、郭忠仁、何金宇、何玉忠、张学敏、郭忠友、孙中运、季梁栋、张建础等人,这些人都是活跃在武术界的大家,且都门徒众多。郭前辈一生治学严谨,因材施教,教武育德,并关心弟子生活。教武视其才,言教身教。凡弟子所问,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从不保守。临终还谆谆告诫众弟子曰:“艺勿轻传,传勿误人。”前辈几十年并未设场授徒,而是视其人单一传授。前辈凡飞言浮躁,骄傲自大,行为不端,心术不正者不教。常言忌以武术为商贾,忌贬低其他门派,各门派都有所长,应取长补短。前辈集毕生精力对通臂拳之光大贡献无比。前辈独树一帜,统一了劈挂拳的各支派,在劈挂拳中加进了通臂拳的腰身、步法、劲力,使通臂劈挂融为一体。为全国武术界刮目视之,称为独具风格的沧州劈挂拳。前辈所创研的劈挂刀,疯魔棍,为武林所称道,尤以苗刀、戟、阴手枪,堪称绝技。 
  郭长生前辈在央馆任苗刀教授,不教其他课程,只教苗刀,对磕头的弟子方教通臂拳、劈挂拳。央馆教员也称教官、教习,一等教习为教授,二等教习为副教授,三等教习为助理教授,下设一等练习员,二等练习员等等。 
  闫在“缅”文中,编造央馆历史,蒙骗武林界读者,闫为达个人目的不择手段,不惜作践其先祖,对闫的用心必须予以揭露,对闫的谎言必须予以戳穿,还原历史本来面目。我辈还原历史真相与刘景云前辈的艺业英名无关,在此申明。 
  闫在“缅”文中编造了三个谎言。第一个谎言是郭,刘二前辈杠胳臂,这纯属胡说八道。郭长生前辈年长于刘景云前辈十几岁,辈分又比刘景云前辈大,怎么他二人竞玩起了杠胳臂?只有闫永发这样的对通臂拳一知半解之辈,才做这样小孩子玩的游戏,你编造的这种鄙俗的“故事”只能讲给幼儿园的小学生听。闫根本没见过郭长生前辈,对郭前辈的武学文化知者不过皮毛,郭前辈人品之高尚,艺业之高超,头脑之聪慧,凭尔等水平做梦恐怕都想不到。闫在文中竟直呼其师祖名讳,奢谈如何如何,真是无礼、无知到极点。尔等燕雀安知鸿鹊之志哉! 
  闫编造的第二个谎言就是郭建伟向刘景云习得“通背拳法”及“步法”。并谎称“1933年”第五届全运会上凭借先进的拳法和步法,荣获全国散打第一名。更有甚者,闫在“缅”文中只对刘景云冠以“先生”,对郭建伟冠以“先师”,对其师祖及师伯大喊小叫直呼其名,闫的道德竟沦丧到如此地步!在此我们要问你闫永发:郭长生是你“先师”郭建伟的什么人?高玉清又是你“先师”郭建伟的什么人?众所周知,武术讲武德,重师承。你把你“先师”说成是“国术馆合一通背传人”,那你“先师”在国术馆又师承于谁呢?通臂拳又是跟谁所学呢?按闫的逻辑“国术馆的传人”也就是在国术馆上学学的,没有师傅。如有师傅为什么含糊不做交待呢? 
  下面我将闫的“先师”郭建伟的情况向大家作一介绍。闫所说的“先师”郭建伟是我的师伯,在央馆学习期间名讳叫郭景春,在央馆待过的人都知道,在央馆只有景春,没有建伟。建伟名讳是景春师伯解放后回沧州所称呼的名字。请看《沧州武术志》对郭景春师伯的记载:“郭景春(1916~1987年),又名建伟,沧州市里人。郭8岁从师杨昆山习燕青拳法。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去南京中央国术馆为学员。经郭锡山、孙玉铭介绍向郭长生习通臂劈挂拳。因其身细腿长,天资聪慧,练功刻苦,长进甚快,他之技击为馆内佼佼者。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在南京参加武术比赛,获散打之冠。”通篇根本没有向刘景云前辈学拳的记载。再看看后人及弟子为建伟师伯所立功德碑的碑文:“郭建伟先生字景春。沧州人氏,生于1916年,卒于1986年享年七十岁。少年从师杨昆山先生习武。1934年考入中央国术馆,受业与武林宗师郭长生老前辈研习通臂拳。”通篇碑文也没有向刘景云前辈学拳的记载。但值得大家注意的是闫辈竟将建伟师伯在南京散手比赛夺冠的时间提前到1933年,要知道建伟师伯于1934年时年18岁考入中央国术馆。1936年参加南京武术比赛夺冠。闫竟篡改为1933年,还胡说凭借刘景云的“先进的拳法及步法”荣获全国散打第一名。大家一推敲就全明白了,1933年建伟师伯还在家乡跟杨昆山前辈习燕青拳呢!闫自以为编得天衣无缝,但是狐狸一定要露出尾巴,在2000年闫自己编的小册子《写真通背拳、劈挂拳》中闫永发是这样写的:“1936年第五届全国运动会通背拳六世传人郭建伟,力克群雄荣获‘长兵’、‘散手’二项全国第一名。”黑墨白纸,闫还说什么?而且在你自己的小册子里也根本找不到建伟师伯向刘景云前辈学拳的记载。故此闰在“缅”文中编造的郭建伟向刘景云学拳、学刀之说纯属子虚乌有,胡乱编造。 
  目前沧州所有的通臂门的传人都是我祖父郭长生前辈一人所传,郭前辈的亲传弟子健在者众多,通臂拳的历史和轶闻趣事从独流到保定、南京、沧州、天津、上海、杭州,大家都耳熟能详。郭前辈的艺业都是刘玉春前辈亲传,郭前辈跟刘前辈学艺,一跟就是八年。闫竟胡说练得是“通背架子”,难道刘前辈传拳,对自己的徒弟和孙子有别?有真假之分?闫永发抹黑竟抹到刘玉春祖师爷头上,其用心何其恶毒! 
  闫的第三个谎言就是否定在河北一带传承了几百年的苗刀,将苗刀篡改为“双手刀”。闫永发在“文革”后期开始习武,初在车辆厂从家父郭瑞林先生习通臂拳、劈挂拳,后从师伯郭建伟先生习通臂拳、在此期间与师叔郭瑞祥先生过从甚密曾以“父子称”。但是郭长生、刘景云诸前辈他根本没见过。闰竟在“缅”文中写道:“永远感激刘景云先生真传绝技双手刀之连环十六刀法。”闫又在此蒙人,还煞有介事地引经据典,不过却道听途说地听错了名字,将武术家程宗猷的名字错听成程冲猷,在其编的小册子里也犯了同样的错误。在此请你记清《单刀法选》的作者为程宗猷,字冲斗。《单刀法选》第一章第一句为“器名单刀”。明明叫单刀,单刀法选,闫竟牵强附会略加包装成了“双手刀”。还将河北连镇杨氏、桑园谢前辈、独流刘玉春前辈、刘景云前辈所传苗刀都变成了双手刀法,并谎称在央馆郭建伟从刘景云得此刀法,这都是弥天大谎。桑园谢前辈所传苗刀古谱现存我家,且应为明代版本。远的不说,谢前辈传给刘玉春前辈的是苗刀,刘玉春前辈和任向荣前辈在保定曹锟卫队教的是苗刀。在武术营苗刀不是为战场杀敌所用,而是曹锟卫队仪仗队的护炮卫士所使。苗刀刀体细长,仪仗队员执刀而立蔚为威武壮观。在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中央国术馆编行的《国术周刊》第一百四十六·七期合刊《苗刀考证》中写道:“程宗猷字冲斗者,编成书册,流传至今,盛行于河北一带。有名刘教习者,任政府武术队苗刀教授,据云其术得之以山东德州桑园镇某老师。前中央国术馆教授郭长生,系刘教习密授故其技之玄奥,亦独冠侪辈云。”1986年第11期《中华武术》香港羊公先生的文章《通背拳与刘玉春》中也交待得非常明确:“刘师擅左把大枪、苗刀、鹿角拐。”况且作者,也就是杨善耕先生应该是刘景云先生及任鹤山前辈传人。再看看闫自己编的小册子《写真》中关于苗刀部分:苗刀源流、苗刀特点真考、苗刀步法、苗刀招法、苗刀一路、苗刀二路。写的都是苗刀,其中内容都是郭长生前辈传下的东西。根本没有双手刀的称谓。关于苗刀,苗刀一路的内容与单刀法选的内容相近。但苗刀二路为郭长生前辈集历代先贤之刀法编撰而成的实用及常用的刀法,这跟单刀法选又有别。如“黄闷刀”、“抱打劈”等这是单刀法选中所没有的。你闫永发练的苗刀据我所知是在沧州胜利公园跟我的师叔郭忠仁先生学的,怎么苗刀学到你的手里就成了双手刀呢?怎么谎称为刘景云所传,还“从不外传”。你闫永发算“里”,还是算“外”呢?目前全国演练苗刀者溯其源流,一是在保定曹锟卫队刘玉春、任向荣前辈所传。二是在南京中央国术馆郭长生前辈所传。如果师伯郭建伟真的和刘景云学过苗刀,你怎么还跟郭忠仁师叔学苗刀呢? 
  至此一切都清楚了,闫永发在“缅”文中所写的,都是精心编造的谎言,是别有用心,另有企图的。闫拿古人说事,贬损先贤,篡改通臂拳传承历史,否定沧州通臂拳,被沧州通臂拳门人们讥讽为“带母改嫁”。郭建伟师伯的弟子们同意吗?没有一个同意的!郭建伟师伯生前常跟弟子们讲:“我老师郭爷留下的东西,再过100年也是最先进的。比赛如被别人赢了,我不怨老师,不怨老师传的东西,怨自己功夫不到,接着下工夫。”建伟师伯品德高尚,在沧州武术界有口皆碑。行伍期间,每逢回家探亲,必先到老师郭前辈住处探望,后回其家探母。建伟师伯生前为维护沧州通臂拳门派的团结做出了很大贡献,反对在门派内部另立山头破坏团结。并常说:“欺师灭祖之人,终不得好报。”闫在沧州通臂各支系门人之间,制造分裂为其不能明言的目的服务。闫永发的所作所为在沧州已引起公愤。2010年1月14日郭长生前辈的关门弟子张建础先生召集沧州通臂拳各支系传人代表召开了联席会议,建伟师伯的长子郭燕坡兄也参加了会议。会上大家对闫败坏郭长生前辈、高玉清师伯、郭建伟师伯及沧州通臂的名声非常气愤、齐声谴责。大家一致要求通臂门众前辈,将闫从通臂门中清除出去。大家一致表示刘玉春、任向荣二前辈所传之通臂拳、苗刀。不论独流、沧州、天津、上海、杭州的通臂传人,所传承的东西是一家,同门的东西各有风格也属正常,互相交流,互相切磋,互相学习才是正途,通臂拳的东西才能发扬光大。大家都知道,不论什么拳种都讲拳法、功法、步法。闫竟将其割裂开来,故弄玄虚,什么“通天教主”、“血通大功”、“双手刀之连环十六刀法”,什么“单传”、“秘传”、“从不外传”,什么“真正清楚的仍是凤毛麟角”。将通臂拳说得云山雾罩,如邪教般。其目的就是利用虚假宣传,篡改历史,搅乱师承关系,拉旗做皮,假师伯之名另立山头,已达到树他自己的目的。不过郭长生前辈在沧州人心目中是参天大树,闫之流是一两只蚍蜉,闫这样搞来搞去,受到伤害的只有建伟师伯的名声,我师伯的英名就这样被同辈糟蹋殆尽了。 
  闫在《精武》2010年第二期又发表了《合一通背门考略》一文,文中大部分内容都抄袭及剽窃自郭瑞祥先生著《通臂二十四势》一书,其中包括《通臂二十四势歌》。一段时间闫与郭瑞祥先生以“父子”相称,但在其通背源流表中第六代传人,竟将郭长生前辈次子武术家郭瑞祥先生的名字抹去,闫的品质由此可见一斑。 
  目前沧州武术界习通臂拳者人数众多,且都是郭长生前辈的亲传弟子所传,练的都是郭长生前辈传下的东西。各支系传人交流频繁,关系密切,代代精英辈出。至今沧州通臂门派兴旺发达,但在外还不大为人所知,只不过大家遵从祖训不事张扬行事低调罢了。目前活跃在武术界且在全国散手及武术大赛取得优异成绩者众。如王勃生、贺雨来、何清贤、李宝华、刘云波、王志海、王永生、钊国柱、韩志凯、韩志广、杨立宝、王军强、刘玉、姚德文等。天下武术是一家,天下通臂更是一家。我们通臂门派要团结、要继承、要发展,这是我们通臂门人应下大力气去做的事情。

 

 

〉〉更多武史探秘内容

 

武史探秘热点
武术名家谈张三丰太极拳“申遗”
中华苗刀—非物质文化传承人郭桂
中华苗刀—非物质文化传承人郭桂
中华苗刀—非物质文化传承人郭桂
中华苗刀—非物质文化传承人郭桂
中华苗刀—非物质文化传承人郭桂


博武 中华苗刀网 世界散打王 中华苗刀网 铁禅门 海南省武术协会 中国武术
香港健康太极拳协会
鸣生亮武术文化网
陈小旺太极网
国际健康运动联合会 成武功夫网


华夏武术文化发展中心 版权所有

国家组织机构代码:66165959-0   工商注册号:4313022000442   体育经营许可证:湘体经管娄字第005号 网站备案:湘ICP备19022487号

联系电话:13034823480 传真:0738-8930306 Email:hxwzy@163.com QQ:1047754062 QQ:806683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