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国围棋、武术采用日本武技段位制的欠妥

程大力    


    魏晋南北朝时即有围棋的“九品制”,《说郛·艺经·棋品》云:“夫围棋之品有九:一曰入神,二曰坐照,三曰具体,四曰通幽,五曰出智,六曰小巧,七曰斗力,八曰若愚,九曰守拙。”一品最高,九品最低。《南史·柳元景传》亦载:梁武帝酷好围棋,曾使柳恽“品定棋谱,登格者二百七十八人,弟其优劣为《棋品》三卷,恽为第二焉”。梁武帝不止一次排定棋品,除了让柳恽主持的这一次以外,后来在大同年间又举行过一次。同为梁朝人的沈约有《棋品序》,应该就是为柳恽《棋品》所作之序,其文云:“汉魏各贤,高品间出。晋宋盛世,士逸思争流。今选录名氏,随品详书,俾粹理深情,永垂芳于来叶。”梁武帝排定过棋品,但第一个排定棋品的却肯定不是他,因为,《南齐书·虞愿传》说:六朝的齐明帝萧鸾曾与当时的“第一品”王抗对弈,有大臣奉承他为“第三品”。《宋书·王湛传》说:黄门侍郎羊元保“喜弈棋,棋品第三”。毫无疑问,日本包括围棋在内的许多体育运动项目的九段制,其滥觞就是中国古代的这个九品制。
  但围棋的九品制却显然与“九品中正制”有关。公元220年,曹丕继位为魏王后,为了争取世家大族的支持,接受了吏部尚书陈群的建议,设定了“九品中正制”,又称“九品官人之法”,以九品来核定、序列候补官员。表面上九品中正制仍宣称用人“不计门第”,但实际上却任命豪门担任选人的“大中正”之职,品定人物完全由世家大族控制,选取原则也以“家世”为重,因此,九品中正制“上品无寒门,下品无世族”,成了魏晋南北朝时期世族保证其特权的官员选拔制度。显然,九品中正制,是贵族选官制度(继承制)向官僚选官制度(科举制)过渡的一种选官制度,为世族把持,上品都是世族。围棋九品制的九品,就是从九品中正制的九品照搬而来的。《宋书·王湛传》还载:宋明帝“好围棋”,就曾“以建安王休仁为围棋州都大中正,湛与太子右率沈勃、尚书水部郎庾圭之、彭城丞王抗四人为小中正。”都是“中正”、“大中正”“小中正”,围棋九品制和九品中正制,连九品品级的评定者职称之名也相同。围棋九品制由九品中正制而来,前者看中的远远不仅是后者的九品之名,而更主要的是后者的评定等级的意义。
  九品中正制带有贵族等级制和官僚等级制的一个共同特征,围棋九品制也带有贵族等级制和官僚等级制的一个共同特征,那就是:只上不下,曾经是,永远是。我们今天实行的从日本学来的围棋九段段位制、武术九段段位制,追根溯源实际上仍然是我们老祖宗的东西。是围棋九段,就永远是九段,老眼昏花,昏招连出,甚至连棋盘都看不清了也是;是武术九段,就永远是九段,年老体衰,强弩之末,连路都走不动了还是。这显然是等级社会历史和文化传统的思维和影响的产物。更何况,段位制评定段位,左右其高低的因素往往太多,并不仅是成绩或水平。翻翻武术段位制评定标准,看看武术段位评定的实际,答案一目了然,战绩卓著的世界冠军能得几段?硕果仅存的民间老武术家能得几段?著作等身的武术理论工作者能得几段?我们不能忘记,在中国历史上,九品中正制不仅生出过九品围棋制,它还生出过九品官僚制,当朝朱紫大员到九品芝麻官,鱼次雁行。只要皇帝没有说贬撤,贝勒就永远是贝勒,一品就永远是一品。在欧洲和中国一度存在的的贵族制度,则是等级制度的极端。一个人是贵族,不仅他自己终身保有,而且世袭福荫子孙。国王的后裔依然国王,公侯伯子男的后裔依然公侯伯子男。如果不被抄家夺爵,贾氏贵胄子孙将继续袭爵堂堂荣国公、宁国公,公子哥儿贾宝玉将继续安享富贵荣国府大观园。对这种只上不下的所谓“干部终身制”,中国改革开放的开创者邓小平同志早就指出其弊端,并早已从我们的党政组织系统取消。沙皇的后代还想重返俄罗斯,恢复沙皇帝制,但却因俄罗斯全民表决的否定结果而美梦难圆。在人人平等的现代民主法制制度和观念成为世界潮流的今天,设立由旧等级制度模仿而来,带有浓厚旧等级制度色彩的武术、围棋段位制,很难让人不产生某种阴魂不散的疑窦。
  现代竞技运动的等级分排名与之完全不同。等级分排名是:有上有下,曾经是,不永远是。网坛名将张德培名次曾排到世界第二,但他受伤病困扰,成绩越来越差,名次就降了又降;乒乓皇后邓亚萍长期居于世界排名第一,但她挂拍退出乒坛,排名就逐渐靠后并最终消失;另一网坛名将阿加西,因伤暂离网坛后名次曾降到一百以后,但重返网坛后成绩不俗,又排名第一。等级分排名仅仅与其现实成绩挂钩,不受其它任何因素影响和左右。现代竞技运动的等级分排名,是现代社会思想意识和存在的产物。江山代有才人出,长江后浪推前浪,等级分排名制度保证了新人的成长,激励了新人的成长。
  当然,仅仅有等级分排名制度还是不够的,因为,曾经创造历史辉煌者,应该即刻褒奖并在历史上留下记录。这就是锦标赛制的冠、亚、季军和金、银、铜牌。今天的冠军就是你,这块金牌你是永远拥有了。历史永远承认你的这一荣誉。
  但今天的冠军不一定明天还是,要取得明天的冠,还要从头开始。老拳王阿里、新拳王霍利菲尔德,都曾经数次失去拳王头衔,失去拳王头衔就要交回拳王金腰带。当然他们也数次夺回拳王称号,但靠的却是他们在拳坛的重新拼搏。你得了冠军,发给你金牌,是对你的成绩的一次性的承认,但你不能霸占领奖台,犹如段位制。在竞技运动肯定现实成绩的等级分制和既肯定现实成绩、又肯定历史功绩的锦标制完整制度存在的前提下,段位制实际上成了可有可无的东西。
  等级制度在中国古代延续了几千年,中国的九品官僚制度一直沿用至清末。然而围棋九品制却仅仅存在于魏晋南北朝,随后即不见了踪影,其原因是耐人寻味的。文化特点未必一定要紧随政治特点,运动竞技自有它自己发展和遵循的本质和规律。等级政治的特点是区分等级,基础是不平等;但运动竞技的特点是公平公正,基础是平等。中国古代的皇帝、太子、重臣不乏隐姓埋名参加诸如马球、围棋比赛的事例,究其原因,就是政治等级制度和竞技平等制度的冲突相违。对手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谁还敢赢你。一味让棋、让球,还有什么意思。于是,为享受真正的充分的竞技快乐,深深迷恋竞技的处于等级制度高处的特权人物,便只好隐瞒自己的真实姓名和身份参赛。围棋九品制的迅速销声匿迹,与其区分等级违反了围棋的竞技本质和规律,不无关系。连我们的封建老祖宗都早就抛弃了的糟粕,为什么我们现代子孙要宝贝似的把它又拣回来呢。
  也许有人会说:以我们中国改革开放的兼收并蓄,大河平原文明的开阔宽容,完全不必与岛国丛林文明的狭隘极端相计较;也许有人会说:武术、围棋等级制是我们的传统文化,是应该继承的国粹。但我以为:有鉴于日本自明治维新前的几乎一切都是从中国学去的,近代以来却大肆侵略它的文化母国,残酷屠戮文化母国的人民;有鉴于日本军国主义复兴每每甚嚣尘上,日本政要每每参拜供奉二战战犯牌位的靖国神社;鉴于马明达先生《民族大节,不容含糊》一文所揭露:武术界存在每每有人为汉奸和媚日者等中国武林败类树碑立传的触目惊心的事实[1]。我坚决反对纯粹属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围棋特别是武术去顺从、迁就、附和仅仅属于日本的所谓“九段制”。即便武术、围棋的等级制是我们传统文化的精粹,在今天它只有荣誉的含义,我们有必须继承沿用的充分理由,那也应该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即恢复“九品制”而不是“九段制”的名号,重新排定由低到高从第九到第一而不是从第一到第九的序列。非此,不足以警告后人、警告世人。《论语·子路篇》有“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句,这是原则,不是小事,因此孔子强调“必也正名”。从现状与趋势分析,围棋、国际象棋等进入奥运会,只是一个时间或迟或早的问题了。
  如果到时候是“九段制”而不是“九品制”的名称,跟随围棋项目一起进入了奥运会,间色之紫而乱正色之朱,我们该如何慰藉我们民族的祖先和子孙,我们该如何昭告世界和历史:围棋是我们民族文化的创造发明,是我们民族奉献给人类的精品辉煌呢?如果说围棋实行段位制多少还有一点理由的话,那么武术也搞了一个段位制就是毫无道理。日本武技基本上都源自中国,柔道有明确记载是明末人陈元斌带去日本的[2];少林寺拳法众所周知是日本人宗道臣近代从中国学去的,空手道许多流派近年都在中国寻根访祖找到了渊源;据唐豪先生和马明达先生考证:日本剑道不仅名称照搬自中国,剑的形制仿自中国,其技法也是由中国经朝鲜传往日本的;[3]甚至日本国技大相扑,在中国古代也有蛛丝马迹可寻。敦煌藏经洞发现的唐代佛幡绢画相搏图、山西晋城南社宋墓墓室南顶相扑图,图中人物装束形象,便和今天日本相扑一模一样。包括日本在内的几乎整个东亚、东南亚武技,实际上都与中国武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不客气地说:它们都是中国武术的技术克隆和文化延伸。在东方武技大体系中,日本没有理由成为主角和中心。然而日本凭借其暂时的经济优势,已经在世界很大范围普及了空手道;柔道更是成为了奥运项目,裁判叽哩哇啦全是日语。而我们的武术,却至今还没有进入奥运会。
  在这种形势下,我们有什么理由,还要去趋附他们的九段制度,替他们做推广工作,为之锦上添花,助其势焰薰天呢?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和权利,将我们传统文化遗产武术的荣誉,拱手送人。更何况,怎样评价看待日本武技文化,已不仅仅是一个技术或学术的问题。
  众所周知,传入日本的种种武技,在日本本土的传播和发展过程中,早就和狭隘民族主义,和武士对领主的愚忠,和轻视生命泯灭人性,和人心中残存的最残忍劣根,紧密结合为臭名昭著的所谓“武士道”或“武士道精神”。日本军官室内墙上挂的大书“武”、“武道”、“武魂”、“武运昌隆”字样的条幅中堂,战败后日本军人成百上千在天皇皇宫门前用剑刀剖腹自尽,日本武士使用剑刀剖腹仪式的繁复恐怖,两个侵华日本军人曾在中国用武士刀开展“百人斩”杀人竞赛等等,恐怕我们都不会陌生。日本武士把他们武技的锋芒,首先对准的就是传赠给他们武技的武技文化母国。并用这些武技和“武士道”,在自甲午战争以来的半个多世纪中,对中国人民犯下了滔天罪恶。时至今日,众多日本人并未真正反省和谢罪,甚至并未表现出起码应有的对文化母国的文化的尊重。我就曾亲眼目睹某个日本武技访华团的成员,身着华丽和服,凝神静气,一丝不苟严肃地演练剑道。但几分钟后,他却脚踏拖鞋,身穿背心,一脸轻蔑轻佻地演练太极拳。《荀子·修身篇》有云:“是是非非谓之知,非是是非谓之愚”,我们本应该堂堂正正、名正言顺地制定我们武术的自己的制度,但事实却是本末倒置、拾人牙慧地搞起了什么九段制。
  我肯定不能说人们这么做是别有用心,但我肯定可以人们这么做至少是浑浑噩噩、麻木不仁。这不是无可无不可的小事,这是政治立场和民族大义的大是大非,一步也退让不得,一点都不能含糊。中国武林从来有爱国主义的传统,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和权利使我们传统文化遗产武术的荣誉,沾染上邪恶和肮脏的痕迹。
  因此,中国武术和围棋的九段制,应该废弃或正名!

 

 

〉〉更多百家争鸣内容

 

百家争鸣热点
论武术科研学风
李紫剑答《精武》读者问(一)
截拳有道文似武,红楼无梦假还真
截拳有道文似武,红楼无梦假还真
韩起答《精武》读者问(一)
传统武术新模式


博武 中华苗刀网 世界散打王 中华苗刀网 铁禅门 海南省武术协会 中国武术
香港健康太极拳协会
鸣生亮武术文化网
陈小旺太极网
真功总网 成武功夫网
真功总网


华夏武术文化发展中心 版权所有

国家组织机构代码:66165959-0   工商注册号:4313022000442   体育经营许可证:湘体经管娄字第005号 网站备案:京ICP证03075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6121 联系电话:13034823480 传真:0738-8930306 Email:hxwzy@163.com QQ:1047754062 QQ:806683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