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紫剑答《精武》读者问(一)

李紫剑    


    

 
  问:随着“北京2008武术比赛”的结束,中国武术完成了一次旷费时日的奥运之旅。请问先生怎样看待这次被一些人称之为高规格、高水平的里程碑式的武术比赛?
  答:别把“北京2008武术比赛”称之为奥运之旅,它根本与2008年的奥运会无关。“北京2008武术比赛”既不是奥运会正式项目,也不是奥运会表演项目,同时它也不是本次奥运会的特设项目。“北京2008武术比赛”与奥运边都不沾。
  有关方面硬要在奥运进行的同一时段举办武术比赛。其目的就是要借助时间的重合误导世人的思维,用心不可谓不苦。但是,任我们用多大的努力都无法掩饰我们的尴尬,都无法改变和否认我们确实没能进奥运的事实。
  国际武联现有120个国家和地区的会员,本次参赛的会员来自43个国家和地区,参赛会员还不足会员总数的一半。一个一多半会员未参与的赛事,它的高规格和高水平从何谈起呢?
  如果武术比赛被列入奥运项目,或者是作为特设项目,甚至只是作为表演项目出现在奥运正式会场了,那么我们说它是里程碑才会理直气壮。然而。什么都没有。既然这样,“里程碑”一词从何说起?难道不无自欺欺人之嫌吗?

  问:“北京2008武术比赛”是经过国际奥委会批准的,本次参赛的运动员在北京住的是奥运村,本次武术比赛使用的场馆是奥运场馆,本次比赛的金牌是奥委会主席罗格颁发的……这些难道还不足以证明本次武术比赛与本届奥运会的特殊关系吗?
  答:武术没有进奥运,所以武术与奥运不存在领导与被领导和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同时,武术比赛的管理和工作人员并不需要国际奥委会派遣,武术比赛的经费也并不需要国际奥委会支付。
  既然这样一不是上下级关系二无经济关系,请问“北京2008武术比赛”报请国际奥委会批准的依据是什么呢?请问世界上哪一部体育法规规定与奥运无关的运动必须经过奥委会批准?有哪一部体育法规赋予了国际奥委会批准或取消一项与它无从属关系的组织去活动的权力?
  这样的请示与批准,不也太滑稽了吗?不也太荒唐了吗?这不是在开国际玩笑吗?
  奥运村是在中国领土上、由中国人建的建筑物,产权属于中国人民,中国人入住反倒成了一种殊荣,这岂不是也太不可思议了吗?参加“北京2008武术比赛”的运动员住进奥运村,并不能因此改变大家不是2008年奥运会运动员的事实。如果住进奥运村就有了奥运会运动员的身份,那岂不是等于说住过总统套房的人一下子就变成了总统,那可能吗?
  武术被奥运会拒之门外,足以证明如果人家真瞧得起你,会不给你一个席位?既然人家看不起你,你就该长点志气才对,可我们不,我们就是要出洋相——让瞧不起武术的官方名人为武术比赛的佼佼者颁奖,并且引以为荣,如此创意好像是前无古人。不知道2008年之后在其他国度是不是会后有来者。
  如此作派,岂不是对武术的莫大讽刺?

  问:在奥运舞台上,柔道跆拳道和拳击名列正册。在世界搏坛上,格雷西柔术K-1酷斗MMA炙手可热。为什么我们历史悠久、博大精深、沉实厚重、仪态万千的传统武术就排不出这样的阵容?莫非外边的世界拒绝成熟?
  答:世界不拒绝成熟,但拒绝老熟。
  自古以来武术界就是“拳怕少壮”,即武术这一行,基本上是青壮年的天下。当拳手的生理状态走下坡路时,他就必将被生龙活虎的后来者淘汰。
  拳手是这样,武术也是这样。
  武术的少年阶段是武术(拳种、流派)的派生成长阶段,即无名阶段。武术的青壮年阶段是它的成名阶段,即成熟阶段。武术的老熟时期是它同步自封的保守阶段,即吃老本阶段,或者说僵化阶段。如果这种状态不改变,那么它就将逐步进入徒有其名阶段和消亡阶段,如果不是自行消亡,就一定是被新生武术强势淘汰。
  老拳手被新拳手淘汰,老拳种被新流派淘汰,这是武术新生态圈里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这很正常,没有什么不可理解的。
  明白了这一点,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柔道跆拳道能进奥运而少林太极就不能,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格雷西MMA能在搏坛张牙舞爪而传统武术就不能。这不仅仅是中国传统武术的尴尬,全世界的传统武术都一样。连自诩500年无对手的泰拳都在新潮搏击术面前频频失利。更何况其他实搏功能原本就无法和泰拳同日而语的拳种和流派呢?
  中国武坛长期以来充斥着老掉牙的老拳种。学术的老化已经到了几乎不能再老的程度,但是传统武术的卫道士们却不允许别人说它一个“不”字。新的拳种要么生活在老拳种的阴影(光环)之下,如各色太极拳;要么被围追堵截。剥夺他正常生存和发展的空间,如轨迹拳学。在这样的大气候下。中国的传统武术想不彻底老化都不可能,它又怎么能在奥运跑道上跑得过国际上的武坛新秀呢?
  中国的老拳种,不但基本上都到了吃老本阶段,而且基本上都没有多少老本可吃了。中国武术要想在世界搏坛闪亮登场,我认定它必须返璞归真,砍掉乱七八糟的赘枝衍叶,让它从根部发出新苗来!并且要优选育种,引进竞争和淘汰机制,培育出一株新苗来!除此之外,别无二法。
  柔道是日本的新拳种,跆拳道是韩国的新拳种。因为他们观念新、形象新、形式新,所以它们成功地进入了奥运。中国武术之所以迟迟进不了奥运,就因为它观念旧、形象旧、形式旧,就因为中国一些人坚持要让外界欣赏自己的老掉牙的人文景观。
  坚持在奥运会上展示中国古老的传统武术,一如向奥运观众推介80岁之“俊媪”上场的沙滩排球。别说国外观众不买账,大家想想,是不是自己也觉得倒胃口?近十年来国内的武术套路的“现眼赛”不卖门票都无人看,你还想让全世界的人都出高价买门票看你的“献演”吗?
  毫无疑问,传统武术不可能进入奥运。外国的不能,中国的也不能。武术进奥运,道路只有一条:拿出新的来,并且包装要养眼。中国武术要想进奥运,必须预先做到这两点!

  问:武术在奥运会场外徘徊了七十多年,竟然无法登堂入室,这无疑是中国武迷心中永远的痛。以先生之见,武术什么时候可以进奥运?
  答:请不要把武术和中国武术混为一谈,否则,由于概念的模糊会影响你对事实真相的认知。
  我们口口声声所说的未进奥运的武术,指的是我们传统武术或者说中国武术,而不是作为科学武术存在的武术科目。我们自说白话一个劲地对人讲,“武术源于中国属于世界”。事实上是我们颠倒了整体和局部的关系。如果我们客观地看问题,就必须承认:在人体运动科学中武术只是一个学科,中国武术和外国武术都是武术学科的组成部分,武术包括了全人类所有的原始形式的表述——武力的学术。因此任何国家任何民族和个人都无权声称只有他们的武术是武术。
  当我们认识到上述问题时,我们就不难发现,在现有的奥运项目中,武术事实上已经占了相当大的比重,例如拳击、柔道、跆拳道、击剑、射箭、标枪、链球、举重、摔跤、跳高、跳远、自由体操、吊环……至少这些项目的内容和形式,都可以说是和中国武术的技法和功法一脉相承。这就是说,武术早就已经进奥运了,根本不存在武术进奥运的问题!如果我们的武术真的像我们某些人认为的那么好、那么完美、那么高级、那么神奇,我们完全可以把我们的武术拆开来分门别类地参与相关的单项赛事并且给外人一点儿颜色瞧瞧。又何必舍近求远地为武术立项呢?
  中国武术如果同意化整为零分别参赛,武术申奥根本就是多此一举,一点必要都没有。中国武术如果坚持不肯化整为零单项接触,那么,可以肯定,入奥目标的实现恐怕是遥遥无期,前途渺茫。
  拳击并不禁止中国式的直摆勾。柔道并不禁止中国式的缠斗和擒拿,跆拳道并不禁止中国式的连环腿,花剑并不禁止中国式剑法,佩剑并不禁止中国式刀法,举重只不过是把石担换成了杠铃,标枪比红缨枪使起来更顺手,赛跑并不禁止中国式的飞毛腿,跳高并不禁止中国武术的轻功……凡此种种足以说明,奥运项目事实上已经为中国武术提供了足够的展示才艺的空间,只要中国武术真有实力,在每一个单项比赛中都可以夺金摘银,这就不能说奥运对中国武术不公平。
  可是我们某些人偏不这样想。就是无视现实而铁了心要另搞一套,这种行为事实上和一个考生不肯参加分科考试而要自己设定一个考试形式考自己一样。大家能答应他吗?可想而知不但此路行不通,而且是连门都没有!纯属门外汉的痴心妄想!

  问:听先生上面讲的一番话,仔细想想确实有道理,是那么一回事儿。那么我们的武术家为什么不肯在奥运的现成项目中直接展示自己超强的专项实力,而一心想以武术的名义申请设立专项呢?
  答:奥运会项目的设立和级别的划分相对来说是科学的和合理的,因此比赛相对来说是公平和公正的。中国武术不肯与拳击比拳、与跆拳道比腿、不肯与自由体操比蹿蹦跳跃……根本原因就是因为自己在这些方面技不如人。
  在现有项目上技不如人而要求新立专项,是想以我们的强项掩饰我们的不足。显然,这只是我们的一厢情愿。从表面上看,这似乎是一次积极的进取,但其实质是对多方面的自我完善的放弃。在我们的各项实力达到足够强大之前,我们原本不必急于需要外界对我们全盘接受和承认。
  如果我们从一开始就认识到中国武术实力与国际相对项目水平的差距,并且开开门取经、关上门练功,情况肯定比现在好得多。
  显然,这是中国武术外延战略的失误。

  问:以先生之见,中国武术申奥的战略失误在什么地方呢?古人常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们申奥从精神上说是至真至诚的,从行动上说是不遗余力的,可以说真正是尽心尽力了。为什么竟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呢?
  答:问题就在这里,这就是因为战略失误,行动的大方向不对。
  中国武术入奥,有两种形式可取,一种是化整为零,以武术的单项参加奥运项目的同类比赛,例如让擅拳的参加拳击,擅踢的参加跆拳道,让能沾衣即跌的参加柔道,让会轻功的参加跳高,这样既充分发挥了我们的优势,又不与奥运会的项目和规定相冲突,这是上策,或者说是上上之策。
  其次,我们依据奥运立项的惯例,精选一个武术项目的专项申请立项,从目前看来,这个专项必须和拳击、柔道、跆拳道、击剑、射箭、赛跑……有很大的不同,必须是我们独有的、外界没有的,并且极富观赏性和能体现竞技精神的。那么,这个专项会是什么呢?
  请大家想一想,找出这个项目好吗?
  不知道大家是怎样想的,我觉得中国武术与众不同的有单独立项价值的,大概非隔空击物和轻功莫属。这两个项目任是哪一项能出现在奥运会上,都会引起世界性轰动。
  问题是一我们拿得出来吗?
  再者就是我们前些日子一直在努力的,将中国武术以武术的名义申奥,而这其中比重最大的,则是五花八门风情万种的各种套路,尤其是我们视为国粹的传统套路。
  以一个包括许多单项的大项申奥,等于要求奥运会一下子增加许多专项比赛,这事实上根本不可能!奥运会决不会一下子背上一个大包袱,这对它来说太突然了,它的心理和体力一时都无法适应。
  那么,退而求其次,以一种武术申奥可以吗?从理论上说,以一门武术申奥,成功的几率要大许多,但是,我们能拿出一门申奥的武术吗?我们有哪一门武术的市场比例达到了奥运会要求的普及指标了吗?就人口指标而言,简化太极拳最有希望,可是举国上下,又有哪个人认为它是中国武术的国粹呢?大家承认它是国粹吗?
  日本人承认柔道是国粹,韩国人承认跆拳道是国粹,所以,人家申奥成功了。我们要想成功申奥,就必须拿出我们公认的国技,那么请问我们的国技是什么呢?
  我们的项目越多,我们的阵容越大,我们包容的东西越全面,我们就越不容易进奥运,而这一切,正是我们全力支持的。这是典型的南辕北辙,大方向错了,想达到目的就一定是比登天还难。

  问:中国武术走向世界,是我们的目标。我们为此做出了很大的努力,并且取得了很多的成绩。我们发起并倡议成立了国际武联,国际武联已经有了120个会员国,发展的势头应该说是很好的。只要全体会员国共同努力,挺进奥运便是时间问题了。难道事情不正是这样吗?
  答:在此我想问一个问题:国际武联是世界武术联合会?还是中国武术联合会?这个问题不解决,武术入奥就无从谈起。
  武术这门学问各国都有,各民族都有。如国际武联是世界武术联合会,那么会员国越多,中国武术入奥的机会就越小,希望就越渺茫。为什么?因为每一个国家每一个民族的武术项目,都是中国武术的竞争对手,一旦武术入奥提上议事日程,恐怕没有哪个国家会认为他们的国技不该进奥运!
  如果国际武联是中国武术联合会,那么中国武术同样要承受竞争的压力。中国武术在国外无论发展得多么好,都不可能达到国内的普及程度,请看看你周围练武术的人占总人口的比例好吗?在国外,再有10年甚至20年,也不可能达到中国现有的水平。中国武术的所在国会因为少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练中国武术的人数,而在奥委会表决时投给你庄严的一票吗?
  组建国际武联的目的是什么呢?是为了弘扬武术文化?还是为了推广中国武术?还是为了中国武术入奥?还是为了广义的武术的入奥?以国际武联为杠杆助推武术申奥。怎么总使人感到怪怪的呢?国际武联申请加入国际奥委会,这究竟是合并,还是加入?如果二者级别相同,申请二字从何说起?如果二者级别不同,武联前头安上国际两个字是想糊弄谁呢?
  这些,大家考虑过吗?

  问:先生怎样看待国际武联?先生怎样看待通过国际武联申奥?
  我个人认为,国际武联应该是多个国度的不同武术的联合会,而不应该是一个国家的相同武术的联合会。
  如果国际武联是万国万种武术联合会,那么各国的武术协会都是它的分会,而各国的各个拳种和流派的会社则又是各国武协的分会。
  这样的国际武联从法理上讲与国际奥委会级别相同,平起平坐,各自都有处理国际事务的权限——国际奥委会处理的是体育,国际武联处理的是武术。二者职能行为各有偏重。
  由于二者级别平等而且主管业务不同,所以二者不存在管理和被管理关系。世界各国武术协会的武术项目只应该在国际武联注册立项,而不应该在奥运会申请立项注册。
  有人考虑过这个问题吗?
  如果国际武联是万国武术联合会,那么国际武联中国分会的业务范围,就一定应该是跨国界武术,那么国际武联中国分会的下属,就应该包括泰拳、柔道、空手道、跆拳道以及其他各类武术群体,而这些武术群体(实体),根据武联章程,权利和义务一定是平等的。在这种情况下,武联中国分会(武协)的武术申奥项目,就应该在人籍中国的所有武术中推选产生,请问这项法律程序,中国分会履行了吗?武术申奥的内容,经过国际武联会议认可了吗?
  如果连这样的过场都没走,国际武联还叫国际武联吗?

 

 

〉〉更多百家争鸣内容

 

百家争鸣热点
论武术科研学风
李紫剑答《精武》读者问(一)
截拳有道文似武,红楼无梦假还真
截拳有道文似武,红楼无梦假还真
韩起答《精武》读者问(一)
传统武术新模式


博武 中华苗刀网 世界散打王 中华苗刀网 铁禅门 海南省武术协会 中国武术
香港健康太极拳协会
鸣生亮武术文化网
陈小旺太极网
真功总网 成武功夫网
真功总网


华夏武术文化发展中心 版权所有

国家组织机构代码:66165959-0   工商注册号:4313022000442   体育经营许可证:湘体经管娄字第005号 网站备案:京ICP证03075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6121 联系电话:13034823480 传真:0738-8930306 Email:hxwzy@163.com QQ:1047754062 QQ:806683959